晚安,妹妹

时间:2019-09-03 16:16:37

  小时候我家住得非常挤。那时正好碰上原来的房子拆迁,全家人搬到靠近城郊的一处临时的过渡房里。免费注册送200元玩真钱游戏,点击进入房子是那种外面全是红砖的简易住房,只有一间,还不到20平米大。父母用大衣柜和垒在一起的四、五个大木箱把整个房间隔成两部分,里外各放一张双人床(当中隔着的就是衣柜和木箱组成的“墙”),他们睡在外面,我跟妹妹两个则睡在里头的床上。  我妹妹佳慧那时才刚刚上小学三年级,而我也只有12岁,可以说都还只是不懂事的小孩,所以兄妹两人睡一张床也不觉得什么。我们俩各睡一头,佳慧睡在里面,头东脚西,我睡在外面,方向刚好相反。因为是双人床,而且我们俩也都还小,所以都觉得空间很宽裕。  我那时在离家很远的一所学校读书,每天早出晚归,好在当时的功课也并不怎么多,除了上学和回家的路上比较辛苦一些,总的说来还算轻松。  我是个早熟的孩子,很小的时候就偷看过父母藏在枕头底下的有关性知识方面的书。那时的书其实很“卫生”,主要都是一些介绍生理卫生知识和如何避孕之类的内容。我最早就是从书上那简单丑陋的解剖图了解到女性的身体以及那一连串奇怪却令人心跳的名词的,因此当初一时学校里正式上生理卫生课时,我其实已经对那张经典挂图和那些关于女性最隐秘部位的名词烂熟于胸了。  那年夏天,社会上色情刊物泛滥,刚到青春期的我也偷偷买了一些藏在席子底下。那些书说穿了也没什么露骨的性描写,无非都是些“犹抱琵琶半遮面”的低级手段,但对少年的我来说却还是足以引发我色情的想像了。  在某一个夏日的清晨(我记得暑假已经放了一大半了),大约早上六点多钟吧,我从梦中醒来了。我下床解手(痰盂放在门背后),发现父母都不在,可能一个上街买菜去了,一个正在公用厨房忙活。我又回到床上,但不知为什么却怎么也睡不着了。这时我妹妹佳慧犹在酣梦之中(放暑假我们一般睡得比较晚,早上常常要睡到九、十点钟才起床)。我突然冒出一个邪恶的念头:想摸一下妹妹的阴部。  在夏天我们在家都穿的很少,何况妹妹又只是一个还没长大的小女孩,在我面前当然没有什么顾忌。妹妹睡觉时就穿着小背心和小三角裤,肚皮上搭一条薄薄的毯子。她睡相不好,常常睡着睡着就把毯子踢到一边,所以这时我看到佳慧身上就什么也没盖,她脸冲着墙睡,把个小屁股撅得高高的,正迎着我不怀好意的目光。  才十岁(不到)的佳慧根本还没怎么发育,谈不上有什么身材,但女孩的屁股跟男孩的就是不一样,不管是不是丰满,总是看上去又柔软又富有弹性。她的小内裤是棉质的,我记得那天她穿的是一条蓝色的三角裤,把屁股包得紧紧的,像个结实的苹果,两条白嫩的大腿从边缘伸出来,而裤裆中间那神秘的部位鼓涨又绵软,那情景十分诱人!  我对着妹妹的屁股看了半天,内心的冲动越来越强烈,终于到了无法克制的程度,于是我决定冒险去试一次。  我伸出手去,慢慢接近佳慧的小屁股,手上几乎已能感受到她大腿上散发的热力,不禁一阵心跳加速。我的手指直接逼近内裤包裹下的私处,眼看就要碰到了,为了保险起见,我先停在原处不动,轻轻叫了声“小慧”,妹妹没有反应,过了一会儿,我又叫了一次,并轻轻摇了一下她的身体,妹妹还是没有醒来,我这才放心了,大胆地去摸她的阴部。  虽然隔着内裤,但对我来说这也是够刺激的了!我只敢用两只手指去摸,只觉所到之处是软绵绵的一片温暖的肉。我知道这就是所谓的大阴唇。它是像嘴唇一样的两片肉么?我非常想把妹妹的内裤从一边拨开,好好看一下她的阴部(我只在书上看过解剖图,还没有看到过真的),但到底是不敢,心跳得厉害,惟恐妹妹突然醒来,所以只摸了一小会儿,我就收回手来,躺回我原来的位置上,一边紧张地大喘气,一边暗中回味刚才那奇怪而美妙的感觉。  过了一会儿,我听见妈妈进屋的脚步声,不久爸爸也进来了。我听见他们一边吃早饭一边说着一些家务事,直到他们都去上班。  家里重又变得静悄悄,闹钟的走时声都清晰可闻,我甚至还可以听见佳慧熟睡时轻微的鼻息声呢。我突然又有了一个更大胆的念头,想用自己的那个东西去碰一下妹妹的阴部!  由于有了刚才成功的经验,这一次我的胆子大多了,马上就把想法付诸行动。我小心地挪动身子,把下体凑向妹妹的屁股,但受体位所限,小弟弟却怎么也碰不到她那软绵绵的裤裆中间。最后我只得用手帮忙调整角度,才非常艰难地隔着内裤(我自己也穿着内裤)碰了一下那神秘的私处。  可能是我动作太大,碰到了她身体的其他部位,佳慧突然动了一下,吓得我赶忙跳下床,躲到一边去。妹妹慢慢地翻了一个身,也没睁开眼睛,好像又睡着了,或者根本就没真正醒过来。  受此一惊,我也没敢再睡回到床上,匆匆穿好衣服就上外面玩去了,中午也没回来吃饭,直到晚上五点钟才回家,结果被妈妈训了一顿。  再次见到佳慧,我心中非常忐忑,也不知她发现了早上我对她做的下流事没有,她会不会告诉妈妈?但看妹妹的样子好像她并不知道发生过什么。她真的什么也不知道吗?                  

(二)

  今年上半年,佳慧结婚了。她嫁给了一个电脑工程师,过着幸福的生活。我希望她能过得很好,希望她永远快乐,希望她彻底忘却在我们间发生过的一切。就当那是一场梦吧,就当那是我们兄妹之间的小小游戏好了,只是,千万别记恨我一辈子!  现在回想起那时候的事来,我仍然感到无比惭愧。那时,我……  那个涌动着青春期的欲望和骚动的夏天过去之后,我的生命底色开始变得丰富了。虽然那年我还只是个12岁的懵懂少年,但世界的大门已向我缓缓打开。  我变得无比喜爱夜晚的到来,每当天色渐渐变黑,月亮升起到微蓝的夜空,我都会感到难言的喜悦和激动。每一个夜晚都是我的节日。当夜阑人静,父母都渐渐沉入睡梦中时,我那欢乐的探索之旅便开始了。我带着兴奋、好奇和一点点的贪婪,把手伸进佳慧的被窝,尽情抚摸妹妹两腿之间那我本不该碰触的诱人的部位!  经过许多个晚上的试验和摸索之后,我的胆子早已大到了超出想像的程度。我不仅敢长驱直入地把手指伸到佳慧的内裤里面直接摸揉她的阴唇,而且有时还嫌妹妹的睡姿让我摸起来不过瘾(比如她面朝着我的方向睡,两腿并在一起、微微向前弯曲,这种睡姿使我的手很难顺利抵达她的私处),竟然敢任意把她的两腿摆成一个令我满意的姿势(我最喜欢让她双腿弓起并朝左右大大分开,这样可以使整个阴部都向我的手掌开放),然后才尽情地去享受那绝妙的手感。  (而奇怪的是,那时的妹妹总是睡得很死,没有一次因为我的动作而中途醒来过;但后来等到她渐渐长大,就越来越容易醒了,好象人一下子变得很敏感、很警觉一样。)  有几次,我还把头钻进妹妹的被窝,伸到她左右大分的两腿之间,借助微型手电筒的微弱光线,想研究一下她阴部的外形和结构。但光线太暗,再加上我又害怕妹妹会突然醒来,所以看了几次也都不甚了然。我只是对她那两片光滑、柔嫩的大阴唇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直到今天我仍认为,妹妹的阴唇是我所看到过的最漂亮的阴唇。  我还摸到过佳慧的阴道口。把她的双腿弓起再大大分开后,妹妹的阴部自然就像被剖成两半的橘子片一样分开了,露出里面细嫩的穴肉来,只要用手仔细摸摸,很容易就能在肉缝中间稍稍靠下的位置找到一个湿润的、滑溜溜的洞口。非常小,几乎比我的小指头还要细小,热乎乎的,像个神秘的小火山口,似乎随时都可能岩浆喷发。  我第一次摸到这个小肉洞时心里相当兴奋,但不知道这到底是阴道口还是尿道口(因为它太小了,实在使我不敢相信这就是女人生出婴儿的通道),只觉得湿滑无比。  我想用一个手指轻轻捅进去一点,可是那个洞眼实在是太小太紧,我试了几次都只伸进了半个指尖。我非常紧张,害怕把妹妹的小穴给弄坏,所以也没有强行把手指插进去。抽回来一看也没发现有什么,只是指头上微微有点发黏,好象是沾上了什么汁液。放到鼻子前闻一闻,略微有点尿骚味,但同时还有一种我从未闻到过的甜甜香香的气味,混合在一起变得非常奇妙,十分好闻。  每次我摸过妹妹的小穴都会把那根手指闻半天,但我始终不敢把它放到嘴里去嗍,总觉得碰过妹妹小便的地方,终归有点儿不干净。后来我才明白,那可是人间无上的美味啊!  我最初的手淫就是从那时开始的。每当我摸妹妹的阴部的时候,我会不自觉地用两腿紧紧夹住被褥,挤压我的那里;有时还会腾出一只手来帮忙。每次我那样做,都能得到一种强烈的快感,自下体迅速传遍全身,让我喜极欲狂!我觉得那种奇异的感觉简直比什么都令我快乐!  日子久了我发现,常常在那难言的快感到来之后,我内裤上就会有一小块地方变湿了。当时我并不知道这就是精液,还以为是小便呢,但摸上去似乎又有点儿黏滑,倒是跟妹妹阴道口沾在我手上的那种液体差不多。我也没过多在意,任它去了,每天照摸妹妹的小穴不误,下面的小弟弟也照流黏液不误。  现在想想我挺后悔的:在那么小的时候就任意开采有限的资源,万一以后不够用了怎么办?  我漫长的手淫史几乎就是跟我的摸穴史一起开始的。  那是我短暂的黄金岁月。佳慧稚嫩而美妙的阴部伴我渡过了许多个幸福的夜晚。                  

(三)

  第二年春天(五月),我们搬进了新居,一套设计落后的两居室的房子,但当时在我们看来,却是很好的了。那套房子几年之前被我父亲跟别人换掉了,二调一,换成了现在的这套三室一厅。我至今都很留恋那套房子(当然也非常怀念当年居住过的简陋之极的临时房),我美好而短暂青春时期就是在那里渡过的。在那房子里,我跟佳慧长大成人。  搬进新居之后,每天晚上睡觉的格局发生了变化。父母在小房间里放了一张床,让我一个人睡在那里(也许在他们看来那是优待我,但我是多么希望能继续跟妹妹“挤”在一张床上睡啊!),而妹妹则睡在大房间的沙发床上(白天是沙发,晚上可以翻下来当床)。如此一来,对于我,那美好的夜晚就再也不复存在了!  我开始了孤独的手淫,在回忆和幻想之中一次又一次释放出过剩的热情。但从前摸着妹妹的阴部达到高潮后的那种充实感却再也不复存在了,有的只是深深的失落和懊悔。我倍觉孤独,因此更需要寻找安慰,夜夜消耗着自己。  几个月后的一天晚上,我因为要看一场球赛的直播,所以一直守到深夜也未睡。当时我们家的电视机是放在父母和妹妹睡觉的那间大房间里的,平时可以坐三个人在沙发上看,但晚上妹妹睡觉把沙发翻下来后,我就只能搬一个凳子坐在沙发靠前一点位置看了(背影把妹妹的小“床”与电视机隔开,她只能看到我黑乎乎的影子)。  那天直播的是哪个队和哪个队的比赛我已经忘了(事实上我的注意力一直都没有真正集中在电视上),我只记得妹妹的被窝散发出的暖融融的香气和她大腿的细嫩幼滑……  在那个秋天的夜晚,久违了的那种美妙感觉终于又回到了我这里!  现在我已无法准确描述那天晚上的紧张和兴奋了。你想想看吧,就在爸妈的眼皮底下(当然他们都已经闭上眼睛睡觉了),把手悄悄伸进身后妹妹的被窝…  我的目光一直牢牢地盯着就睡在距沙发不到两米之隔的大床上的父母,惟恐他们突然醒来或转身(他们正好全都脸朝里睡,把背对着我这个方向),但我的心思却早已随着右手伸到背后,探入妹妹温暖的被窝,像一条蛇,慢慢地,慢慢地,接近她处女的花园。  指尖碰到佳慧光滑的大腿,然后爬上棉质的三角裤,再熟练地找到内裤与大腿内侧之间的缝隙,轻轻往里钻——  啊!又一次,终于,我又一次摸到了那片温软柔嫩的肉(我脑子立即浮现起妹妹那漂亮的阴唇)!我的全身像有一股热力注入,顿时精神百倍!  就这样,我隐蔽而艰难地摆着看电视的样子,手伸到背后去摸妹妹的小穴。(真恨自己的手臂生得不够长!)妹妹温暖的阴部简直就是我的天堂!最后,我在极度的快乐和紧张之中射精在裤子上。一想到自己的行为随时都有可能被父母发现,我就感到无比刺激!那晚我睡得格外香甜。  从此我就经常找借口要在深夜看电视(当然,那只在周末才是被允许的)。一个又一个周末夜晚就在这危险的游戏中渡过了。哦,真是美好!  我庆幸自己从未失手,只是有一次差一点被爸爸发现。那次可能是我摸得太忘形了,注意力完全转移到了手上,而没有及时发现爸爸已经醒来,幸好当他慢慢转过身来把头朝向我们这一边时,我迅速从妹妹的被窝中抽回了手,并且站起身来,装模作样地跑到五斗橱前去换台。  其实由于角度关系,爸爸是不可能看见我的手伸到妹妹被窝里去的(而且我还是上身保持正常的姿势,只是把手非常隐蔽地伸到背后去摸),也许他甚至根本都没有睁开过眼!但经此一吓,我还是受惊不小,那夜连觉也没睡安稳。  我本想就此放弃这种罪恶的行为的(那时,我通过书上知道,我对妹妹做的这种事就是所谓的“猥亵”——我一直都在猥亵我妹妹!),怕做的多了总有一天会露馅,但实在是经不住那小穴的诱惑,于是一次又一次把手伸进了妹妹的被中。  这样的事情,直到很久以后才彻底结束。                  

(四)

  在我胆子最大的那段时间,我不再借看电视为名来行那隐秘而可耻之事了,而是在确信父母睡着了之后,偷偷溜进他们的房间,蹲在妹妹沙发床的旁边,对她进行“猥亵”。(有时候,仅仅想一想这个词我都会觉得很刺激,我知道这是犯罪的一种,大街上贴的中级人民法院的公告上常常可以看到这两个汉字,报纸上也不时出现某流氓“猥亵妇女”的报道。那么我竟然是在犯罪吗?而且是对自己的妹妹!)  这么做的危险程度比以前大大提高了,(相应的,刺激程度也提高了;而且,由于不再是用看电视时那种别扭的姿势,摸起来也可以更爽!)我简直比做贼还要小心,但色胆之大却完全压过了被父母发现的惧怕。  有段时间我几乎天天如此,甚至颇有“轻车熟路”的感觉,好像这就该是我每天临睡前要做的一件事一样(就像喝杯牛奶?做几个俯卧撑?)。有时我可以说是非常猖狂的,竟敢把妹妹的内裤给拉下来(当然,大多数时候我都是把手从她裤裆的边缘伸进去摸的;或者当佳慧侧身而卧,双腿弯曲、高撅着屁股时,我喜欢把手从后面伸进去,伸得长长的,绕过大半个屁股,抵达那两个山包之间土壤肥沃的低谷),等摸完之后再拉回去。  我似乎一点也不担心这样会把妹妹给弄醒,(说实话,那时我只担心父母会不会醒过来,而佳慧好像是不睡到天明不会睁开眼睛的。)但出于谨慎,我再也没有像从前那样用指尖去插过佳慧的小穴口,只是在她阴唇上揉捏抚弄罢了。  在夏天,由于天气炎热,妹妹一般不再睡沙发,而是在地板上铺一条凉席睡觉。有时我也会借口小房间太热、不通风,要求跟妹妹一起睡在大房间的地板上(不过是分别睡两张凉席,因为我们人已渐渐长大了)。这样等到夜阑人静,他们都进入梦乡,我就可以悄悄地爬到佳慧身边,尽情做我想做的事了。  那种时候行动起来最是方便,障碍少(妹妹常常不盖毯子就睡了,所以,只要掀起她短短的小睡裙……),而且又相对安全,被父母发现的可能性极小(万一发生什么意外情况,只要动作迅速地往边上一滚、然后装睡就行),所以我每次都摸很久,摸到过瘾才结束。有时一晚上要偷偷爬过来摸好几遍。  有一天夜里月光极好(也许是一个月圆之夜吧),照得地板上一片雪亮,我和佳慧的身上都好像被覆上了一层淡淡的银霜。不知为何,我感到一点儿莫名的喜悦和兴奋。  那时妹妹正好两腿拱起(左右大分,睡相真难看!)仰面而睡,我就爬到她两腿之间,从她的胯下拨开内裤,看她的阴部。我还用手指把那两片粉红娇嫩的大阴唇也分得开开的,露出里面的穴口(粗如手指)。那是我第一次看清妹妹的阴部,从此我对女性的身体又多了一分了解。  还有一次,也是在夏天,我摸完妹妹的阴部后忽然念头一闪,内心产生了一股强烈的冲动,想试试看能不能用自己的阴茎插她的小穴。  我跪在妹妹两腿之间(她仍是睡在地板上),一只手从内裤前面的开口掏出自己的小弟弟,另一只手则拨开妹妹胯间那层窄小的棉布,露出诱人的小嫩穴。经过刚才的一番热身运动,我的小弟弟已经涨得大大的,还不住微微点头,嘴里也馋得流出口水了!我把高高翘起的肉棒往下压,并尝试着把它凑向妹妹的阴部,但努力了老半天却总差那么一点儿!  最后我有些恼了,冒着把妹妹惊醒的危险让自己的身体又朝前挪动了半寸,(这下我的膝盖几乎就已贴在妹妹微微拱起的大腿上)这才总算如愿以偿地碰到了佳慧的私处!看到自己又大又红的龟头顶在妹妹绵软的阴唇上,我兴奋得几乎就忍不住要叫出来啦!  但历史常常是惊人地相似,正当我准备尝试第一次插穴时,妹妹的肩膀似乎动了一下!我赶忙缩回身子,溜回到自己睡觉的席子上去。小弟弟也受惊不小,被吓坏了。  后来我想想,犹觉后怕——那天要不是妹妹在关键时刻忽然动了一下,难道我真的就要插她的处女穴吗?我真是被情欲冲垮了理智啊!                  

(五)

  现在,每当回想起当年的那段历史,我都会觉得不可思议!那真的是我做的么?真的是我么?一切都好像做梦一样。免费注册送200元玩真钱游戏,点击进入但有时我也会觉得很甜蜜、很温暖,为了在自己和妹妹之间有过那么一段如此亲密的故事。毕竟,那都已经过去很多年了,而回忆往往会淘洗掉漂浮在时间之河表面的污浊和不堪,只给我们留下一些美好的瞬间。  从12岁到16岁,几乎整个少年时代,我都是在这样的隐秘的禁忌中度过的。那么多年,我一直都在对睡梦中的妹妹做那样的事(也不知一共摸了她多少次了),从她还只是个花蕾未放的小女孩一直到她长成为亭亭玉立的少女。  我的这些夜晚的秘密行动为什么始终都没有被戳破,对我来说也是一个谜。有好几次妹妹都好像醒了过来,因为我似乎看到她的眼睛微微睁开,在黑暗中放着光,但难以解释的是,她却一动不动、任我恣意所为!如果真是醒了,为什么会这样呢?  我曾经怀疑那有可能只是我的幻觉而已(由于心情的过分紧张,这并不是没有可能的),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今天我越来越相信那确是事实——种种迹象其实都证明了妹妹知道我在夜里对她做的那些事。  比如:我常常发现她“熟睡”中的身体变得越来越会动(虽然那看起来好像人是在睡梦中正常的“动”)、越来越容易“醒”了(也许早就醒了);比如:她有时跟我吵嘴会扔出的几句含义微妙的话;再比如:不知从何时开始,她“喜欢”穿着长睡裤睡觉了,就算是盛夏也不例外……  真的,我相信,佳慧确实知道一切!只是,我至今仍不明白她为什么一直保持着缄默。难道妹妹也希望这只是我跟她之间的一个小小的秘密吗?  其实,就我来说,在那几年里,我的内心也一直都很矛盾,特别是当我们都越来越大、越来越明白事理以后。我常常深陷于一种罪恶的感觉中无法自拔。许多个深夜,我都拷问自己,但我不敢正视自己污迹斑斑的灵魂——天!我是多么丑陋!  我怀疑自己是否真的从那样的行为中获得心灵的快乐。事实上,许多次欲望释放之后,我都会陷入巨大的空虚和自责之中。一种深刻的无聊把我紧紧包围。  我曾一遍又一遍地发誓再也不会有“下一次”了,但当“下一次”真的到来时,面对着身体里涌起的疯狂情欲,我却一次又一次地被那无可遏制的本能力量所击败,溃不成军!  16岁那年我考上了本市的一所寄宿制的重点高中,从此搬出家里,开始我漫长的集体生活(后来读大学在外地,工作后又住在单位的集体宿舍)。可能是因为远离的诱惑的中心,也因为我开始有了自己真正爱慕的女孩儿,这才终于渐渐地挥手告别了那段历史——  说“渐渐”,是因为当我周末回家和学校放寒、暑假时,在内心百般争斗却还是无法克制生理冲动的情况下(或者,也许还有某种惯性?),仍摸过妹妹几次,但每次间隔的时间越来越长了,而持续的时间却越来越短了(后来我一般都不再把手伸进佳慧的内裤里去摸她,即使伸进去也很快就抽回手来,不敢再像以前那样肆无忌惮了),最终,我还是彻底地弃绝了那种不良的行为。  我记得我最后一次摸妹妹的阴部,是在我17岁生日的前夜。其实那天我完全没有性的冲动,我的身体和我的内心一样的冷静。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我最后一次把手伸进佳慧的被窝,隔着她的三角裤温柔地抚摸了一下她的阴部(那时佳慧已经长出了阴毛,我可以感觉得到它们的质地),然后安然不动,在她温暖的私处停留了一会儿(半分钟?),才慢慢把手抽回。  我平静地注视着妹妹熟睡中的面庞,最后转过身悄步走开。  我知道自己是在完成一个仪式。一切都结束了。一切——不管是美好的,还是罪恶的——都让它留在我17岁生日到来之前吧!  午夜的钟声就快敲响。晚安,妹妹!


  • 联系邮箱:00cbcbcom@gmail.com

    警告︰本網站只這合十八歲或以上人士觀看。內容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網站的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或借予年齡未滿18歲的人士或將本網站內容向該人士出示、播放或放映。 LEGAL DISCLAIMER WARNING: THIS FORUM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SHOWN,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站点申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受北美法律保护,未满18岁或被误导来到这里,请立即离开!

    .